排列5|排列5近200期走势图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詳細信息—>以特定的歷史圖式表達人生的思考
以特定的歷史圖式表達人生的思考
閱讀數:0發布時間:2015年08月25日

——讀長篇歷史小說《皇太極全傳》有感

趙興詩

 

    程奎創作的三卷本94.4萬字的長篇歷史小說《皇太極全傳》問世以后,在省內外引起了強烈的反響。《皇太極全傳》是章回體歷史小說,全書除引子、尾聲外,共八十二回。作者以進駐歷史的價值取向和審美心態,描寫了皇太極叱咤風云的傳奇一生,塑造了后金第二任汗王、大清王朝開創者志向博大高遠、政治智慧出眾、文韜武略超群的民族英雄形象;勾畫了皇太極上輩、同輩和晚輩的八旗勇士舍生忘死、所向披靡的勃勃英姿;再現了明末清初那個極為復雜、特殊時段的歷史風云。讀后總的感覺:思想新鮮深刻、敘述文筆流暢、結構緊湊合理、有較強的可讀性和思辨性。

    一、敘實與敘虛的精準結合,為讀者呈現一段有聲有色的真實歷史
    
    歷史小說,通常是指以歷史生活作為取材領域,以歷史事件或歷史人物為基本內容和描寫對象的小說。用郁達夫的話來說,就是“指由我們一般所承認的歷史中取出題材來,以歷史上著名的事件和人物為骨子,而配以歷史背景的一類小說而言”。
    歷史小說應該堅持敘實,即傳達真實的歷史;但也不要忘記敘虛,就是充分發揮想象,表現生活沒有發生、但又有可能發生的事情。歷史作為一種本真存在不可能是虛假的,不可以隨意虛構。誠然,文學創作是具有假定性的,通過想象和虛構,營造藝術真實,盡可能地反映歷史的真實。完全拘泥于歷史真實,或用隨意編造的藝術真實取代歷史真實,都是不可取的。歷史題材的文學創作理應盡可能地忠實于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的總體面貌,不能隨意把事物的基本性質顛倒。
    程奎是一位有原則的作家,在歷史小說的創作上,他謹慎地堅守真實可信的底線。正如作者在后記中說的那樣:“在創作中,應允許有大膽的想象,但這些想象必須符合藝術的真實,絕不能胡說八道,絕不能篡改歷史,歪曲歷史,以文害史,以文亂史!尊重歷史,在歷史的基礎上,塑造鮮活豐滿的藝術形象,從而達到歷史真實與藝術真實的統一,對歷史負責,對讀者負責,對自己負責,是本書的創作原則。
    撫順是金、清政權的發源地,一條縱向穿城而過的渾河,孕育了一個近300年歷史的大清王朝。這段歷史特別是清前歷史在撫順產生的影響是相當深遠的,不少人熟知有關的歷史人物、歷史事件和歷史故事,有的人甚至達到爛熟于胸的程度。程奎先生就屬于這類人,他是清前史研究會的副會長,在這個領域有較深的研究,曾與國內知名清前史專家進行過多次對話切磋,并在遼寧電視臺主講過這段歷史,在省內外有較為響亮的知名度,是一位學者型作家。
    程奎先生盡管在這個領域的研究造詣頗深,但在小說創作之初,還是查閱了《明史》、《清史稿》、《滿文老檔》、《天聰汗.崇德帝》等十幾種參考書目,遍訪了一些名家,對這段歷史反復揣摩、認真研究,為真實地再現這段歷史做了充分的準備。這種尊重歷史、敬畏歷史的嚴謹治學精神和嚴肅的創作態度是值得稱道的。
    《皇太極全傳》采用的是自然主義寫法,按照時間的遞進、事件發生的順序,作者以深情靈動的筆法、溢滿心胸的激情開篇就告訴讀者:皇太極從小就聰明好學、反應機敏、熟讀經史典籍,12歲執掌龐雜家政,擺布料理自如、得心應手,處理應急事件穩妥得當,未出任何紕漏;接著寫皇太極隨父出征,多出奇謀,屢建戰功,深得漢王倚重;而后描寫了他智勇雙全,文韜武略超群,獨當一面,統領正白旗,身經百戰、威風八面,繼承金國汗位;而后寫平定朝鮮、征服蒙古、建立大清、五次大規模入關征明;將金清王朝的影響推至中原腹地,最后寫他偉業垂成,盛極而衰,直至終老一生。
 程奎在這部歷史小說的創作上,是由一種明確的歷史審美意識為主導,表現出一種歷史文化的精神傳承,體現出作者鮮明的歷史審美價值取向,并帶有一種關東地域文化色彩,讀來還真有一種拔山扛鼎的豪壯、雄渾、曠達、熱辣的氣勢。

    二、用一根頗具神靈的針線,把散落一地的珠璣串聯成完整的故事

    程奎是一位極為聰明的作家,在結構長篇小說時從不走別人走過的老路, 如:常見的蓋房搭建式結構、樹冠分叉式結構、木偶牽線式結構、層層剝離式結構等等,他都一律棄用。我感覺他在創作的時候,表現得很自信,很自如,好像把清前的一些歷史事件一古腦地堆在腳下,攤在地上,任其中的碎片、顆粒、塵埃、珠璣,魚龍混雜、良莠不齊地混合在一起,然后以獨特的審美視覺,把散落一地的珠璣挑選出來,再用一雙靈巧的雙手把它們一顆一顆串聯起來,這大概就形成了這部作品的骨架。如果要說作品的結構形式,我看就是這一顆一顆穿起來的珠璣長鏈式結構。
    當然,只有這些還不能算是小說,那一顆顆珠璣也不會圓潤、發光,還需要編織故事情節進行充填、打磨,這是考驗作家本事的真正創作。只有這樣,珠璣才能變成圓潤的珍珠,才能放射出奪目的光芒。
    這部作品以一個美麗的神話傳說為開篇,繼而牽出一段有關老汗王降生、起兵、遇高人啟帝基的故事;緊接著就交代了皇太極12歲主持家政那段歷史,這是作者穿起的第二顆珠璣,表現了主人公聰穎睿智、才華橫溢的人物特質,這一段因為有“皇太極為解軍民鹽慌,率娃娃軍夜襲囤積居奇之不法鹽商,”、“根除暴力私罰阿哈,分田到戶平等待人”等情節作為支撐,因此寫得很精彩。再比如“智取撫順城,招撫李永芳”這也是作者穿起的一顆珠璣,支撐這一事件的有“皇太極弘論定國策”、“說服老汗王招撫明將李永芳”等情節作支撐,寫得也很引人勝。像 “平定朝鮮”、“征服蒙古”、 “皇太極繼承汗位”、“建立大清”、等歷史事件,都是作者穿起的一顆顆珠璣;特別是“五次入關征明”這一大段歷史,寫得可以說出神入化、異彩紛呈,是小說的骨干部分,集中表現了皇太極作為政治家的遠見卓識和作為軍事家的大智大勇。他用兵神出鬼沒,長于聲東擊西、避實就虛,善用“間諜滲入”、“圍點打援”、“設伏截殺、”、“反間計”等戰術;注意整肅軍紀、安撫民眾、寬待降軍等等。因為有上訴內容和情節作為支撐,這部分寫得很熱鬧,很生動,很有感染力。這些都是作者穿起的一顆顆閃光的珠璣。他用這樣的結構支撐起作品的骨架,然后用寫實寫虛相結合的表現手法把肉填上,以此完成了整個作品的創作。
    《皇太極全傳》與其他歷史小說有許多不同,在藝術觀念上采用了時空轉換、多重人格等表現方式,藝術取舍的重心由“歷史”事件本位移至于歷史進程“人”本位,人性、人道的表現成分增多。而且在結構小說情節時,采用的再也不是那種單線式或復線式的情節組合模式,而是高屋建瓴地駕馭社會矛盾,以縱橫交錯、枝蔓叢生的方式來展示社會風云,使作品有鮮明的立體感和整體感。

    三、人格信仰的投射以及文化意識的介入,賦予了嶄新的藝術形象
 
    對于作家來講,在歷史小說創作中,一直存在著這樣一個悖論,即作為史實的歷史與作為符號的歷史的統一和疏離。
    其實,程奎先生在對歷史的敘述中,總是以或顯或隱的方式于意識形態、人格信仰、人類文明等價值取向上介入歷史,他不僅通過話語符號描述往事,還歷史以原貌,而且還盡可能地評價過去,讓史實由單純的平面狀態化為符號的立體狀態。這也就是說,他在敘述往事時,總會自覺不自覺地把自我融入其中,表示自己對歷史的理解。他這種對歷史話語的浸潤和滲透,可以稱之為主體精神。
    如果說政治激情的浸染是作者主體精神介入歷史小說《皇太極全傳》的一個方面,那么人格信仰的投射則是他介入的另一方面。所謂人格信仰,是指作家在歷史小說創作時會不期然地讓心目中的人格偶像復活在歷史人物身上,突出重大歷史事件面前人的精神世界矛盾,再現人格的崇高與卑劣的分野,同時也為現在的人們提供某種文化鏡像和做人范式。歷史話語經程奎這個作家主體中介進入文學話語時,已內涵了他的自我實現功能,人格信仰的投射正體現了他的這種心理訴求。應該說,程奎在人格信仰的投射經歷了一個由顯性到隱性、由道德化到文化化的過程。歸納起來,大體有兩種人格模式。
    一是英雄人格模式:恩格斯曾說:“歷史不過是追求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動而已。”程奎在小說創作時,為了真實地再現歷史風貌,寄寓他的理想人格,自然不會忘記塑造那些抗爭命運、推動歷史前進的時代英雄們。以皇太極為代表的金、清歷史時期的一些女真族的將士們,都是反抗意識極強的英雄人物,在他們的身上凝聚著中華民族的蒸蒸血氣。他們不僅具有堅強的意志、超人的智慧、坦蕩的襟懷等英雄人格,而且還勇于和統治階級進行艱苦卓絕的斗爭。他們把生命的意義看得比生命本身更重要,解讀這些人物形象,你會感到程奎不是意在勾勒某一段歷史生活表象,而是在人物壯麗悲歌的行為中寄寓一種理想的英雄人格。
    二是文化人格摸式:隨著認知的進一步深化,程奎的人格信仰也由顯在的英雄人格層面推進到隱性的文化人格層面,他用文化來彌合政治關系、經濟關系和道德沖突,關注文化意義上的人在社會歷史變遷中的生存方式和靈魂世界。不是通過社會歷史的演變來揭示其深度本質,而是力求在廣闊的時空背景下,透過人的靈魂與人格來折射社會歷史本質。
    以往的一些歷史小說按照既定的思想標準和道德觀念構筑形象,使之納入標準化、類型化體系,有意無意地排斥人物性格的豐富性。《皇太極全傳》有所不同,它以多元的藝術實踐,在塑造人物形象方面達到了較高的成就,體現了美學意義上的“雜多的統一”原則。可以這樣說,全書所有的藝術形象,甚至包括明朝的皇帝、大臣、將軍,沒有一個是善惡、美丑絕對化的。這些人物,自然也可以把他們歸入通常所說的“正面”或“反面”人物行列中去,但他們和先前人們習慣的那種“好人完全是好,壞人完全就壞”又截然不同。他們的思想性格、情感心理呈現立體多面的復雜狀態,很難用幾句話來概括。就拿皇太極來說,他作為后金第二任汗王、大清王朝的締造者,面對數倍于己的明軍鎮壓和襲擾、面對滿漢民族矛盾迭起而貴族因循守舊的局面,他高瞻遠矚地提出了“殘明、聯蒙、優漢、易俗”的八字方針,堅定地推行開明的革新政策,對大金的壯大和發展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但他又局限于帝王的地位、習俗、規范的患得患失。他孝上尊長,富有仁愛之心,卻也時時表現出“唯朕是從”式的暴躁與專斷;他獨裁天下,并為滿洲八旗的剽悍善戰滋生一種征服者的驕傲,但內心深處又為滿人文化道德遠遠落后于漢人而自怨自艾。這是一個性格多元、難以用言語歸納的藝術典型。
作者用文化視覺取代以往單一的社會視覺,力求在文化的介入下還原歷史本真的豐富性,激活了歷史硬塊掩蓋下的許多鮮為人知的東西,讓讀者看到了它的另一面:文人聚會、科舉考試、草原狩獵、宮廷內斗、家族恩怨、黨派紛爭、個人欲望……整體文化氛圍的營構也標志著對歷史中“人”的認識深化,因為人的行為、命運映現著某一文化模式的必然規定,所以文化的關照實際上就構成了對人的某種歷史的認知。換言之,它是作者以特定的歷史圖示表達的人生思考。
    不足之處,我以為有以下幾點:一是有些章節的文字敘述段落較大,沒能注意謹慎地克制或充填形象感人的情節與細節,對文章的文學性和藝術性或多或少有所消解;二是書中多處出現怪異現象和魔法妖術的描寫,容易引導讀者認為是作者對此的容忍和放縱;三是有些人物形象有雷同的痕跡,缺少個性。比如阿敏、莽古爾泰、褚英、舒爾哈齊、阿巴泰等等。魯莽、粗暴、嫉妒、憤懣、失去理智,是他們的共同點。如能為每一個人設計一個帶有鮮明個性的情節,突出每一個人的獨有性格,就不會有大一統的人物形象雷同問題了。 


排列5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时时彩稳赚 客户端 买彩票的乐趣阅读全部答案 ag软件挂机打公式自动投注 重庆时时开奖视频软件 都灵队厉害吗 三公游戏安卓版 时时彩二星三星在线缩水软件 扑鱼来了捕鱼 扑克三公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