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排列5近200期走势图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詳細信息—>小說要喚醒“小人物”的尊嚴
小說要喚醒“小人物”的尊嚴
閱讀數:0發布時間:2016年04月15日

 ——讀雨擎的長篇小說《最后的草房子》
                                        
高天慶


    筆者為這部小說能以成功的藝術手法,重新喚醒了“小人物”的尊嚴而感到震驚。
    我贊同高爾基的那句名言“文學是人學”。人是什么,首先是有尊嚴的。不管是強者,還是弱者,不管是頂天立地的英雄,還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也不管是處尊居顯者,還是位卑在下者都有各自的自我尊嚴。因此才會有古訓:“志士不飲盜泉之水,廉者不受嗟來之食”流傳至今。所以一切文學都理應以寫出人物的尊嚴,寫出一切人的尊嚴,尤其是寫出為數眾多的“小人物”的尊嚴為己任。在筆者看來,不管你是多么偉大的作家你所描寫的人物都必須是一個有尊嚴的人。
    然而長期以來諸多作家并非如此。“小人物”的尊嚴在很多文學作品中不見蹤影。“小人物”與生俱來的自我尊嚴,在不知不覺中,總是處于被忽略、被壓抑、被淡忘、被催眠的態勢。甚至“小人物”自身也處于麻木之態,不知不覺變成為可怕的“睡民”之態。
    正因為如此,才令筆者在品讀這部長篇小說《最后的草房子》的過程中,意外地看到了久違了的“小人物”的尊嚴。這是近年來小說創作中少見的姿態,不可小覷。
    文學是什么,藝術又是什么?籠統地說,文學就是能引起一種偉大的喚醒的東西,即對“睡民”的喚醒效應。對于讀者而言,如果能從文學藝術作品中,獲得一次喚醒,就等于獲得了一次再生即新生。
    這部長篇新作《最后的草房子》,所綻放出來的“小人物”的獨特的尊嚴之處,至少有兩點令筆者久思而難忘。
    其一,小說的女主人公陸芳葉盡管年輕貌美,有學歷,有才華,然而她卻是一個最不幸的人。幸運總是與她擦肩而過,不幸總是與她迎面相撞,無論她如何掙扎都擺脫不了客觀現實對她的翻弄,都擺脫不了“小人”們的設計……。當她失去了一切,成為盧梭筆下的“孤獨者”之時,她仍然在暗暗的堅守著一個東西,這個東西是什么?作家的高明之處就在于沒有“特別指點”,只是時淡淡地幾筆:“那天陸芳葉心灰意冷,在女友的安慰下到女友自家開設的洗浴中心洗浴。她只是洗浴而已,她從來不讓搓澡工給自己搓澡,她覺得一個女人仰面朝上躺在那里,實在感到難為情,感到有點慘不忍睹。所以她都自己搓澡,甚至從來不朝搓澡床上看一眼”。
    筆者由此想到19世紀末新康德主義者,主張研究原始文獻,不是研究從中我們學到了什么,而是研究作者當時想的是什么。筆者由此順藤摸瓜把它理解為分析一部文學作品也同樣不僅要注重作品中寫的是什么,更要注重該作品能讓讀者從中想到些什么,想得越多越好。
    是的,讀到作家的這段描寫令筆者感到為之一振,就洗浴而言,洗浴者自身完全有能力自潔自身的隱私之處,完全不必暴露給搓澡工去替自己清潔自身。人對自身的隱私之處具有天然的含羞感,并能滲透著自己的尊嚴之美。這是美中之美,不可以輕而易舉讓自身的尊嚴之美有一絲一毫的損傷和貶值。更不能輕而易舉讓人體中最珍貴的失去應有的珍貴,不能讓自身最敏感失去應有的敏感而淪為遲鈍和木訥。
    當然,也許對很多人來說,這是屬于見怪不怪的家常便飯而已,甚至會引起嘲笑。但筆者認為正因為如此,這些尊嚴遺失的“睡民”,才應當引起新銳作家的高度關注。這就是這部長篇新作的喚醒價值所在。
    其二,從此處可以看出,陸芳葉在失望中始終暗自堅守的就這個“尊嚴”二字。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是帶著尊嚴離開人世間的……。
    作品中說她終于倒下了,她患的是乳腺癌晚期。在她臨終前與她二姐陸芳云相擁而泣時,她把一個存有很多錢的存折交給她二姐了。她懇求她二姐“……我想用這筆錢建一座墓園,現在看來,我已經來不及了,請你幫我建一個墓園把!為我、為女人、為離婚的女人,現在離婚的女人太多了。她們因為各種理由離婚,又以各種艱辛的方式活著,有的甚至居無定所……更為悲慘的是她們死后已經沒有合葬的對象了,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孤魂野鬼。我要盡我所能為她們也為我自己,在那個世界里姐妹也好有個照應。”她走了,帶著自己的尊嚴走了……。
    筆者對此感悟著,文學就是作家情感的自我宣泄,不是唯物論的說教。即使陸芳葉所說的“那個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也應設置出那個不存在的世界。這是情感的需要,也是尊嚴所在。當然對于逝者而言,有墳無墳已經毫無意義了。然而對于活著的人而言,卻是不可或缺的寬慰。因為尊嚴,這是人的第二生命,人是為尊嚴而活著,不是為金錢而活著……我們常常把“小人物”稱之為“弱勢群體”,其實應當說成是“有尊嚴的弱勢群體”。
    筆者在此是很贊賞新銳作家雨擎的這部新作《最后的草房子》,贊賞她對當代人的品讀能力,贊賞她在“人中間發現人”的能力,贊賞她能在“小人物”中間發現“小人物”的尊嚴,這無疑是難能可貴之處。切記!不喚醒“小人物”的尊嚴,也就等于虛設了大人物的尊嚴。
    筆者從這部作品,朦朧地意識到當代文學的脈動之聲,如果說文學早已從當年的“傷痕文學”的困惑中走出來了,那么今天的文學無疑應當走向新文學地域,那就是人民大眾正在渴望著,這種能喚醒“小人物”的尊嚴文學。不是嗎?


下一條:沒有了

排列5 冠亚和大小对刷 电竞博彩app有哪些 迅雷赚钱宝收益降低 金星国际账号注册 安徽快三预测软件 即时比分篮球 710彩票 梦幻西游打125装备赚钱吗 新疆时时开奖上银狐网 江苏快三计划精准版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