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排列5近200期走势图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詳細信息—>王玨
王玨
閱讀數:0發布時間:2019年02月15日

王玨,中國音樂學院作曲系教師。2003年獲上海音樂學院作曲學士學位并留校任教。同年作為訪問學者前往德國,2011年獲德國卡爾斯魯厄國立音樂學院作曲最高學位(博士),師從著名作曲家Wolfgang Rihm(里姆)教授。

其作品委約主要來自德國Witten/Herdecke大學,德國波鴻交響樂團,NDR(北德廣播交響樂團),白俄羅斯國家室內樂團,德國弗賴堡歌劇院,德國弗賴堡交響樂團,德國卡爾斯魯厄青年交響樂團,德國漢堡青年交響樂團,中國國家交響樂團,中國天津交響樂團,法國Quatuor Danel弦樂四重奏組,德國Minguet Quartett弦樂四重奏組,德國Heiligenberg弦樂六重奏組,德國Stiania Trompetentrio小號三重奏組,德國弗賴堡歌劇院,德國漢堡Klangwerktage-Festival現代音樂節,德國Witten國際現代室內音樂節,德國海德堡國際現代音樂節,ZKM(德國電子音樂藝術中心),梅西安國際現代音樂節,瑞士Dornach國際音樂節,瑞士Basel巴塞爾國際音樂節,瑞士2010中國文化藝術節,瑞士Goetheanum現代舞團,德國波恩2010現代舞藝術節,德國2013漢堡China Inn音樂節,奧地利維也納現代舞團,荷蘭現代舞藝術節,英國PVA(電子音樂工作室), 上海國際電子音樂節,韓國大邱國際音樂節,德國RIAS國家廣播合唱團,等等。

2003-2005年獲得德國Witten/Herdecke大學獎學金,2005-2007年獲得漢堡國立音樂學院院長獎學金,2007-2009年獲得卡爾斯魯厄國立音樂學院獎學金,2008年獲得巴登州藝術特別獎學金,2007-2009年和2011年獲得德國DAAD獎學金,2007-2010年獲得Oscar and Vera Ritter獎學金。2013年小提琴作品《寂-漠》獲得第一屆中國之聲作曲比賽第二名。2014年民族管弦樂隊作品《三字經隨想曲》獲得第四屆民族管弦樂作品比賽銅獎。2012年為中國國家博物館100周年大型記錄片《國脈》創作音樂,并于2013年1月1日由中央電視臺首播;2015年為紀錄片《客從何處來II》創作音樂;2014年為喬美仁波切執導的電影《照見》作曲,影片于2015年獲得第29屆瑞士弗里堡電影節評委會大獎;2014年為北京市朝陽區文化宮9劇場現代舞臺創作的舞劇《希夷》作曲;2015年7月24,25,26日在北京保利劇院上演由北京市朝陽區文化宮9劇場委約的舞劇《進化論》;2015年為萬瑪才旦執導的電影《塔洛》作曲,影片入圍第72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地平線”競賽單元,入圍第52屆臺灣金馬獎四項提名并最終獲獎。嗩吶協奏曲《紅與白》獲得2016年國家藝術基金。2016年為德國G20財政部長級峰會委約創作作品《Da pacem》并于同年11月30日在德國柏林世界首演。







越簡單的音樂越有力量

——作曲家王玨訪談

張  倩



在德國柏林舉辦的G20峰會上,一首純粹、細膩的《Da pacem》充滿著強大的力量,帶給讓現場所有人深深的感動。同時,也讓大家記住了這首樂曲的創作者——來自中國的王玨。他在撫順市原露天區老虎臺礦礦工家庭長大,畢業于上海音樂學院,2011年獲得德國卡爾斯魯厄國立音樂學院作曲最高學位(博士),師從Wolfgang Rihm(里姆)教授,現為中國音樂學院作曲系教師,其作品在中國、德國、法國、意大利、英國、比利時等多個國家頻繁上演。是什么造就了一名才華橫溢的青年作曲家,而40歲的他又是如何創造出今天的傲人成就?今年春節回家過年期間,王玨與記者暢談了自己音樂之路上那一個個或曲折、或感人、或給人以深刻啟示的故事,并表達了自己的音樂理想。


天賦、努力加父親的支持成就了王玨


天賦、努力、父親這三個詞是王玨音樂之路上的關鍵詞。一個人能成為一名卓越的藝術家,天賦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王玨也不例外。王玨出生于1979年,父親給他取名叫“王玨”,意為合在一起的兩塊玉,也有著二玉相碰發出悅耳聲響之義,寄托了父親對他的美好祝愿和期望。王玨也人如其名,從幼時起就表現出在音樂方面的天賦。對音樂那獨特的感知力在王玨日后的音樂之路上也有著非常突出的表現。

僅僅有天賦和努力還不夠,父親在王玨的音樂之路上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王玨生在了一個并不富裕的礦工家庭,父親在工作中還失去了右臂。但,就是這樣一位父親給了王玨強大的內心,用他的嚴厲與大愛為王玨的音樂之路保駕護航。

王玨4歲那年,看到兒子在音樂方面有天賦,每個月僅有30多元工資的父親四處借錢花了1900多元給王玨買了一臺鋼琴,劉慧成了他的鋼琴啟蒙教師,輕松的教學方式,保護了王玨一顆童真的心,給了他一個健康的學琴環境。王玨的音樂之路正式開啟。

“在我的人生之中,最讓我敬佩的人就是我的父親,他的人生經歷了大起大落,而他,竟然全盤的淡然地接受了這一切。他是個內心十分強大的人,也給了我強大的內心,讓我在音樂之路上可以勇往直前。他在學琴上對我很嚴厲,但生活中并不高壓。我感恩這來之不易的健康而平淡的生活。”王玨說。

那時,學習不久王玨就進步神速,先后在省市級的一些鋼琴比賽中獲獎。那時,為了準備報考沈陽音樂學院附屬高中,父親帶著他前去沈陽拜師學藝,師從王小強。父親每周日都會帶著他去,風雨無阻。“那時候去沈陽擠車的人特別多,每次都是爸爸一只手把著車門勉強擠上去,為了省錢兩個人只買一個座,我坐在父親的腿上。在沈陽只給我買飯吃,他就那么餓著。”回憶起當年的情景,王玨深情地望向了父親。

從帶著兒子去沈陽學琴開始,王玨的父親就清醒地認識到,光靠全家作為煤礦工人的收入是無法讓兒子在這條路上走得更遠的,必需要賺更多的錢。為了兒子,王玨的父親毅然辭職經商做起了煤炭生意。“父親是個特別努力的人,做生意從零開始,卻也把煤炭生意越做越火,也保證了我的學習費用。直到1998年我考上上海音樂學院的時候,他因為生意被騙讓我家又回到了靠工資生活的平淡日子。經歷了這樣的大起大落,父親卻也一點不受打擊,把這些都看得很淡。在我的印象里,他一直是那樣一個鋼鐵般的男人。”王玨說。

王玨人生每一個重要的節點,父親都及時地站在了他身后,給了他強有力的支持。王玨在上海音樂學院畢業后,有一個作為訪問學者到德國學習的機會。在他為去不去糾結時,父親卻背著他果斷地將家里的唯一住房賣了,把錢給了他,囑咐他不要錯過任何機會,好好學習。“那時我根本不知道他把房子給賣了,我從國外回來的時候看到一家人租個小房子住,心里特別難受。我去德國的獎學金不少,我都攢下來了,當時給家里買了個房子。”王玨說。

王玨的父親不僅給了兒子強大的內心和經濟上的支持,還給予了他陪伴。與大多數家長不同,王玨的父親送他去學琴的時候,沒有僅僅是送過去,而是跟兒子一起學習,認真聽老師講的內容,回家后輔導兒子。“剛剛學鋼琴的孩子都很小,很多東西記不住,而且小孩都貪玩,沒有那個耐心每天練琴好幾個小時,可以說孩子能不能學出來家長特別關鍵。如果家長不認真陪著給指導,很多孩子從老師那回去后,一錯就錯一個星期,成績就出不來,孩子就耽誤了。但我爸不同,他每次都跟老師學得特別認真,到家后只要有時間都是看著我彈琴,那時候我一天彈7個小時。”王玨說。


充滿戲劇性的音樂之路


小時候的王玨跟其他孩子一樣,對玩的向往比對彈琴多得多。彈得累了的時候就跟父親斗智斗勇逃避彈琴。“小孩都坐不住那么久,我就經常在家偷著看電視。我爸特別聰明,從樓后邊看到我家玻璃上有電視一閃一閃的光線變化就知道我看電視了,到家一摸電視是熱的,我就不得不承認了。我當時也想辦法,我就開著燈看,還一邊扇風給電視散熱。我家住5樓,我耳朵特別好使,我爸上樓我能聽出來他的腳步聲,他上到二樓我就能聽出來趕緊把電視關了,接著彈琴。小孩都不愛彈琴,我也一樣,我還因為不想彈琴離家出走過呢。現在回過頭來回憶起這些事都挺有意思的。”王玨笑著說。

那時,王玨的父親雖然在彈琴和學英語方面管他比較嚴格,但是卻從未拿他與別人家的孩子比較,沒有給過他壓力。“想要把孩子培養成才光有恒心不夠,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人的性格,給孩子一個比較強大的內心。我爸爸那個時候思想很超前,只是就事論事,他只是怪我不練琴,但是卻從不拿我跟別人家的孩子比較,在彈琴之余他對我出去玩不加以干涉。我的童年還是很開心的,跟小伙伴一起滑冰車、抽冰噶玩。”王玨說。

王玨的音樂之路充滿了戲劇性。1994年年底,距離報考沈陽音樂學院還有半年的時候,王小強老師說王玨的手太小,就算考上附中,也會影響他以后的發展,勸他改考別的專業,推薦了作曲。那時,父子倆趕緊找到了隋立本老師,讓王玨從零開始學習作曲,從唱民歌和寫歌曲開始。“幸好隋老師人很幽默,所以學起來很放松,起步也就比較順利,但是時間太短了,那時候心里著實沒底。不過還好順利地考上了。”王玨說。

王玨考入上海音樂學院也有著特別的故事。他當時向在北京教他作曲的秦文琛老師借了3000元錢,在考試的前一天只身去了陌生的大上海,然而,當他背著行李趕到上海音樂學院的時候,已是報名最后一天的下午五點鐘,報名已經截止了。他先砸開辦公室的門,然后在他的苦苦哀求下,才破例讓他報了名。此時,第二天一大早就是考試,而他還不知道當晚要住哪。就這樣,在這之后的八天里,每天白天考試,晚上回到一個八個人住的地下室招待所……八天,花了八十八塊錢。就連最后錄取也是破格的,因為,當時他有一門視唱練耳的副科不及格,但是專業的成績非常好。最后面試的時候,楊立青、何訓田、趙曉生等老師問了他很多問題,又臨時加試了一次視唱練耳,討論了半個多小時,最終決定錄取他。當時的上海音樂學院院長和作曲系主任楊立青老師在多年后告訴他,老師們很珍惜像他這樣有才華的人,賭了一次破格錄取他。現在,王玨用自己驕人的成績證明,老師們當年的決定是對的。而后也是在他對于去德國猶豫不決的時候,楊立青老師給了他鼓勵,再加上爸爸的支持,讓他下定了去德國的決心,從而能夠讓他在世界的舞臺上展現自己,并讓世界看到了他,得到了世界的認同。


創作淳樸簡單的音樂


越是簡單的東西越有力量。王玨是一個喜歡簡單的人,一如他的作品一樣。“我跟家人情感等方面的交流都是直接而簡單的,我的音樂也很簡單,這樣簡單的東西才有力量,才能直擊人心。我們也應當寫出真正屬于自己內心的聲音,那時我們才是一個完整的人,一個有獨立人格和自由思想的人,也只有在這時世界才能看到我們,我們也才真正的屬于這個世界。”王玨的作品都蘊含著這樣強大的力量。

為G20峰會創作的《Da pacem》就是這樣一首擁有強大力量的作品。作品的前半段主角是身著中國古典服飾的小女孩,代表遙遠而古老的中國文化,逐漸過渡到西方現代的德國文化,就如同G20峰會從中國到德國的交接。王玨說,該作品是希望能通過自己的音樂讓來自世界各國的部長們感受中國傳統文化的魅力,在音樂中感受并尋找到人性本初的真善美,愿美好的音樂能讓世界感受到和平與大愛。作為一名中國人,他也為中國傳統文化又一次震撼世界感到自豪與驕傲。

近年來,王玨創作了多首擁有中國傳統文化內涵的作品。這些作品均是王玨有感而發自然創作而出。他回國后創作的兩首作品《三字經暢想曲》和《馬頭琴協奏曲》引起強烈反響,經常被國內外許多樂團演奏。《三字經隨想曲》以“三字經”的朗誦韻律為基礎,通過不同民族樂器的獨奏與合奏的手法,完成整個作品的創作。整個作品猶如古時候的一堂古文課,指揮就像老師一樣,而樂手則像學生。樂曲的中間部分集中展現了金屬打擊樂器和木制打擊樂器的魅力,充分展現了課堂上調皮掏蛋的學生的那種感覺。整首樂曲由上課鈴聲開始,而后傳來遠處的朗朗讀書聲,結尾部分朗朗讀書聲漸漸遠去,最后,以下課鈴聲結束全曲。

藝術來源于生活,優秀的藝術家總是對生活有著更深刻的了解和感悟。對于未來,王玨希望能更深入生活,創作出更多有力量的作品。今年,他準備創作一組礦工組曲。


王玨簡介:中國音樂學院作曲系教師。2003年獲上海音樂學院作曲學士學位并留校任教。同年作為訪問學者前往德國,2011年獲德國卡爾斯魯厄國立音樂學院作曲最高學位(博士),師從著名作曲家Wolfgang Rihm(里姆)教授。其作品委約主要來自德國Witten Herdecke大學,德國波鴻交響樂團,白俄羅斯國家室內樂團,德國弗賴堡歌劇院,德國弗賴堡交響樂團,中國國家交響樂團,梅西安國際現代音樂節,瑞士Dornach國際音樂節等。2013年小提琴作品《寂漠》獲得第一屆中國之聲作曲比賽第二名。2014年民族管弦樂隊作品《三字經隨想曲》獲得第四屆民族管弦樂作品比賽銅獎。2012年為中國國家博物館100周年大型記錄片《國脈》創作音樂,并于2013年1月1日由中央電視臺首播。


上一條:關曉彬
下一條:沒有了

排列5 山西快乐10分走势福彩 麻将老虎机图片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21点技巧公式 大乐透开奖 万人炸金花最新版2016 家庭养十只狗赚钱吗 新时时购经验 甘肃快三遗漏数据统计 002349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