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5|排列5近200期走势图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詳細信息—>婚姻迷途
婚姻迷途
閱讀數:0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3日

 

 

 

 

 

    灰蒙蒙的天空夾扎著小青雪,北風帶著撕心裂肺的嚎叫沖向每一扇窗戶,每一個人。

    吳玉站在辦公室窗前,向外望去,這是今冬的第一場雪!

    冬天真的來了。

    也就是說從現在算起,還有多半年,他的兒子吳博就要上小學了。所以他必須得為兒子買一套學區房。

    說起學區房,吳玉的動作晚了很多,他聽說,有錢的款爺,在兒子還沒大學畢業呢,就張羅給孫子買學區房了。

    呵呵呵,眼光還真長遠。

    不知道什么時候有了學區房這一說,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學前班的家長見面說的最多的就是學區房。仿佛不買學區房的家長就不配做父母。

    哪怕是你跪著借來錢,摳來父母養老錢,無論怎么來的,騙來的,甚至是高利貸抬來的錢,都值!

    有了學區房,孩子就不會輸啦。條條大路就通羅馬了。

    真的只剩下無奈和天真了。

    看著買完學區房的家長一臉嫌棄的說那么破的房子,還花了一百多萬時候,吳玉知道一個詞,低調的炫耀。

    沒買學區房的家長,滿臉羨慕,學區好就行,再說房子嗎?不分新舊,在于人住,拾掇出來就好了。

    買完學區房的家長,勉強憋住滿臉的得意,你說得對,為了孩子嗎?房子舊,我花二十萬重裝修一下。

    在大家羨慕的目光中,掏出電話,聯系房屋裝修公司。口氣響亮,重要事情說三遍:錢不是事兒,必須把房子給我裝修好。

    有的家長問吳玉在哪個學區買房?

    吳玉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人窮志短理想弱,想象的翅膀就從未翱翔過。看到買完學區房家長高人一等的做派,吳玉心里有點酸溜溜的,心想,如果我有幾千萬,別說給兒子買學區房,就是孫子,重孫子,曾孫子,我都一樣買,多買,全買,一個好學區買一套,想上哪個學校就去哪個學校,哈哈哈哈,真爽。

    可惜呀,夢醒了,他不是有錢人。

    真的沒有多少時間了,吳玉有點著急了。

    他上網了解一下行情,學區房,還真多,看的他眼花繚亂的。

    當然讓他頭暈眼花的不是房子多,主要是房價之高讓他心跳加速,他深吸一口氣,屏住呼吸,才能數得清那是幾個零。

    長長出了一口氣,點燃一根煙,猛吸一口,隨著鼻孔噴出兩團白霧,他又看一遍價格,這次他淡定了很多,心想,學區房有便宜的嗎?真是很傻很天真,想多了。

    他算了一下首付,這些年他們家省吃儉用積蓄起來那個數字,還差十萬塊,他不知道從哪里能借來十萬塊錢,他猛地想起有一個人欠他十萬元。

 

 

    想起這十萬元,吳玉就一肚子氣,這一肚子氣從和他妻子劉夢雅訂婚那天起就憋著,一直到現在。

    吳玉和妻子劉夢雅屬于大學同學,大學畢業后,兩人分別進入私企工作,后來吳玉考上公務員,劉夢雅一直在私企當文員。

    兩年后,兩人結婚,吳玉的家里條件一般,父母賣掉家里的老房子,借了一些錢,全款給他在臨江市內買了一套七十多平的二手樓房,簡單裝修后,作為他和劉夢雅結婚的新房。

    吳玉拿出自己兩年工作積蓄六萬塊,用兩萬買一些家電,兩萬辦婚禮,剩下兩萬給劉夢雅算作彩禮。

    而劉夢雅的母親從訂婚那天起,就嫌彩禮少,還要追加十萬彩禮。但吳玉真的沒有。

    沒有,劉夢雅的母親就不讓他們登記結婚。說自己不要這個錢,但吳玉必須給,不然,她的臉面丟不起,會讓人瞧不起。這個錢就是走個過場,結婚那天會以陪嫁名義帶回去。

    看著心上人中間左右為難,吳玉和他的父母借遍親屬,籌夠十萬元,給劉夢雅的母親,之后和劉夢雅登記,結婚。

    結婚那天,吳玉以為十萬元能夠陪嫁回來,可劉夢雅她媽媽說,結婚事多,給忙忘了,沒去銀行取錢,過幾天的。過幾天后又說存的定期,現在取利息白瞎了。后來又說等劉夢雅生孩子的,有孩子后又說等孩子上幼兒園的,后來又說等孩子上學買學區房的。

    就這樣八年過去了。吳玉現在都不想回憶那段還錢的日子。他白天上班,晚上出去開出租。老父親快六十了,還要去工地打工賺錢,老母親出去干家政賺錢還債!

    而劉夢雅在預產期的前一天還在上班,看著倔強的劉夢雅,吳玉知道劉夢雅再用這種方式向自己和解!他不愿意看著自己心愛的人一次一次回娘家受傷,好幾次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他安慰自己,就當攢下了,現在還年輕,低頭干吧。整整用了三年時光,才把十萬元外債還完。

    劉夢雅生產后,辭職在家做了全職主婦三年,吳博上幼兒園后,她為了接送孩子自由,便自己弄了一個三輪車,在學校門口賣小吃。

 

 

    晚上,劉夢雅在肉攤前徘徊,她看了一會兒排骨,走開,又回來,賣肉的商販看著劉夢雅。

    “美女,要點排骨,看肉多厚。”邊說邊用刀在排骨上豁開,讓劉夢雅看,我看這些有多少,拿起排骨,放在秤上,按數字,52塊。晚上了,你就給我50吧。

    啊!這么多!我不買了!說完轉身離去!

    劉夢雅來到青菜的攤位,買了一些青菜回家。傍晚,吳玉下班回到家中。劉夢雅正在廚房做菜。紅燒肉燉蕓豆,雞蛋炒青椒,涼拌苦瓜,西紅柿蛋花湯,三菜一湯,有葷有素,燈光下,普通的家常菜透出暖暖家的味道。吳玉放好桌子,把菜端到桌上,捏了塊紅燒肉放在嘴巴里,邊吃邊喊兒子吳博出來吃飯。

    寶貝兒去我媽家了,我弟弟從北京回來了,我一會兒吃完飯,去接他回來寫作業。劉夢雅一邊說一邊端著兩碗飯走過來。

    吳玉接過飯碗,坐下,夾一塊肉放在劉夢雅碗里,老婆,辛苦了。

    謝謝老公,你也吃,夾一口菜放在吳玉碗里。

    吳玉吃幾口飯,看著劉夢雅,老婆,聽說現在孩子上小學得要在居住地常住半年以上?還要最近三個月水費、電費單子啥的來證明?”

    你聽誰胡說八道啊?不是只要戶口在就行了嗎?你別信那些謠傳啥的!

    哎呀,你咋不信呢?就一樓的邱媽說的,她孫子今年不也上一年級嗎?他兒子的一個同學就在正昌小學當教導主任,告訴他兒子這個新規定的,告訴他們務必把煤氣,水,電的票據留著。

    真的假的?這……這學校要求咋一年一個樣?劉夢雅還是不太相信。

    我騙你干啥啊!要是這樣,咱得趕緊把房子買了,不能再等了,要是真這樣的話,咱們這個月就得買,收拾一下,等半年后兒子上一年級不耽誤事兒。再說,現在的房價見天兒的漲,壓力大就大些吧,總比到時候上不了學強!”吳玉麻利的拿碗盛湯遞給劉夢雅。

    劉夢雅接過湯放在餐桌:“也行,就按你說的,老公,這個看房子我不懂,你拿主意就好!

    老婆,吳玉起身坐到劉夢雅旁邊,拿出手機,調出頁面。親愛的你看,我看中這套房子,格局很好,向陽,南北通透,兩個屋,到時讓兒子自己一個屋。省的天天我獨守空房。

    行了,趕緊吃飯吧,一天到晚的不正經。跟自己媳婦兒還有啥可正經的呀?你當我是柳下惠呀?吳玉親了一下劉夢雅,繼續貧嘴。

    討厭,你還說……劉夢雅打了吳玉一拳。老公,這個房子得多少錢?劉夢雅認真數著房子價格上的零。將近100萬!

    什么?我們家哪有那么多錢!

    老婆,你聽我說,吳玉拉住劉夢雅的手,可以用我的公積金貸款加上我們這幾年的積蓄,在借一些,就差不多夠了。

    缺多少?

    十萬!

    啊!這么多,跟誰借呀。

    老婆,我……我有一個辦法,能籌到錢,

    你說。

    老婆,咱們結婚時那十萬塊錢,你還記得不,吳玉感到劉夢雅的手顫抖一下,他伸手把劉夢雅抱在自己懷里。

    吳玉伸手拿過手機。老婆,你看,我們買了這個房子,好好裝修一下,我們帶兒子住進去,我們現在這套房子,簡單收拾一下,出租,這樣房租就差不多夠還銀行貸款了。等兒子大了,我們再把這房子賣了,給兒子在大都市買房,學區房不愁賣,只賺不賠。

    見劉夢雅不吱聲,吳玉摟緊她,臉貼在她頭上,老婆,不是我小氣,是我真的沒辦法了,你說咱倆就這樣了,不能讓我們的兒子輸在起跑線上吧,你看看,咱們倆的同學,朋友,甚至你閨蜜家孩子都上的正昌小學,你總不能耽誤咱孩子一輩子吧,何況咱兒子還那么優秀。老婆……

    劉夢雅手指放在那個學區房幾張圖片上來回翻看,這個他們千挑萬選的房子,那個房子是如此美好,如此的真實,越看就讓人越產生信任感,那個房子就在那里,那是她的臉面,更是她的底氣。她真切感受到人生的春天又來了,這個房子給她希望,她看到了她兒子的未來,從那座房子里出發,在這寒冬的春天里,他們一家搭上了時代的快車。

    好,我同意,我一會兒去接兒子就跟我媽說。

    謝謝老婆,就算我跟咱媽借的,買完房子,等我緩一緩,咱媽有事用錢,我肯定第一個上前!

    為了孩子,我想我媽一定支持,我現在就去,順便把兒子接回來。說完,劉夢雅穿衣服,穿鞋,開門準備回娘家。

    吳玉在門口從后面抱住劉夢雅……

    劉夢雅輕輕拍拍吳玉的手,開門,出去。

    門開瞬間,一陣風夾著雪涌了進來,吳玉打了一個哆嗦。看著走在風雪中劉夢雅,吳玉忽然有一種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

 

 

    雪后的早晨,天氣陰冷,太陽罷工,天空灰蒙蒙的,舉目望去,整個天空灰蒙蒙的一片,像霧像雨又像風,北風刮得凄厲,吼叫著帶起一片片臟兮兮的碎,忽高忽低,忽上忽下,毫無規律的漫天起舞。街路旁的幾顆老樹都被北風吹出撕心裂肺、精疲力竭的模樣,嘎吱吱發出最后的吼叫,似掙扎,又似乎在叫囂,看著著實讓人覺得無奈。街上的行人,裹在厚厚的棉衣里,在風的號角聲中,龜速前行。

    劉夢雅推著車子,夾雜早高峰的車流中,在一片汽笛聲中,疲于奔命,圍巾和口罩都掉了,臉上的妝也花了,頭發亂亂的,有點慘不忍睹。

    拼盡了洪荒之力,劉夢雅終于到了目的地,她抬手抹一下臉上的汗水,一看,自己的學校最佳路口位置上,已有了人,是掃垃圾的吳姐。

    吳桂蘭老公有病,靠吃低保生活,而她沒有養老保險,只能做清潔工,一個月賺一千多元,維持生活。

    她和劉夢雅混熟后,好幾次劉夢雅都看見她,吃涼饅頭喝涼水,就好心的把她的饅頭放在自己的鍋里給她加熱。有時候還給她一些自己拌的小菜。吳桂蘭特別感激她。一口一個妹子叫著她,就像親姐妹一樣。

    但此刻劉夢雅只覺得吳桂蘭的笑容特別刺眼,打招呼說話聲音特別刺耳,她現在特別后悔多次對吳桂蘭說過賣早餐比掃大街掙錢多的話,她覺得吳桂蘭就是在侵犯自己的利益,惡劣程度堪比土匪,甚至比土匪還惡劣。

    劉夢雅現在想給自己兩個嘴巴子,她覺得好人不能做,她得反擊。

    她停好自己的車子,點上火,溫著茶蛋,來到吳桂蘭車前,看著手把熟練的吳桂蘭,心里暗火,根本不管吳桂蘭特意太好的笑臉和熱情的招呼,虎著臉說,你怎么也干起來了。

    吳桂蘭愣住了,臉上的笑容很僵,說,不是你告訴我說干這個掙得多嗎?

    劉夢雅很無語,我就那么一說,掙不到幾個錢的小生意,多一個人,怎么做呀?再說,你怎么能占我的位置呢?

    吳桂蘭直起身,虎著臉,說,我現在都辭職了,花了五千多買這個車,還進了那么多貨,快八千塊錢,我都是借的,我不干怎么辦。再說這么大學校一萬多孩子,你賣你的,我賣我的。車多不擋路。

    你明天別擺這個地方了,這個地方是我的。我在這地方好幾年了。你也知道的。

    吳桂蘭稍微愣了愣,說,你擺好幾年了,這地方就你的?這地方你家的?城管給你特權了?

    吳桂蘭沖著劉夢雅的背影,喊道,我怎么不要臉了,我一沒偷,二沒搶,憑本事吃飯,你憑什么不讓我賣?告訴你,我就在這里擺攤,擺定了。

    劉夢雅也愣住了,她看著學校門前這條寬闊的馬路,想到這條馬路屬于這個城市的每一個人,每一輛車,每一棵樹……當然也包括吳桂蘭,以前這條馬路整潔干凈,就是她吳桂蘭在辛苦付出。

    但現在,她還想鎮壓一下她,出出心里這口悶氣,城管是沒給我特權,可我按月交城市管理費,做什么事情都有個先來后到,這樣不要臉,有意思嗎?說完,看到有人往她餐車那邊去,她急忙跑過去。

    那天早晨,劉夢雅對自己的顧客滿懷感激,她態度極好,每位顧客都笑臉相迎,走時額外送一個茶葉蛋,忙里偷閑,看著第一天手忙腳亂的吳桂蘭,她心里暗暗高興,得知吳桂蘭算錯錢時,她心里是美的,她恨不得吳桂蘭的顧客,把煎餅果子摔在吳桂蘭的臉上,抬腳踹翻吳桂蘭的小吃車。

    日子就這樣慢慢的走過,她每天都得起早,把吳玉和兒子的衣服準備好,做好早餐,吳玉起來,給兒子穿好衣服,吃完早飯,送孩子去幼兒園。

    她自己顧不上吃飯,洗把臉,餓著肚子,急忙推車出來,到地方一看,吳桂蘭已經來好久了,這些天,吳桂蘭和她惡性競爭,她送一個茶葉蛋,吳桂蘭就豆漿不要錢,她煎餅果子降價,吳桂蘭就手抓餅打折。

    這樣下去,她賣出很多東西,卻沒賺到錢,挨累賺吆喝。

    劉夢雅越來越看吳桂蘭不順眼,時不時看著吳桂蘭翻個白眼,嘴里說著三七嘎達話。

    吳桂蘭更是毫不遜色,沒有生意時候,更是怒視劉夢雅,不時的拿勺子敲擊著茶葉蛋,順便敲著電飯鍋的沿,一為示威,二為憤怒!

 

 

 

    又一場大雪過后,鏡子一樣的路面上,劉夢雅推著車子,一點一點滑行。

    早起,她嘴上起了一圈火泡,她對著鏡子,暗暗落淚,那天她回家,和母親說起買學區房事,母親當時的表情,她記憶猶新,母親明確告訴她,錢給她弟弟了,拿去炒股了。十天后給她。

    她回來后,告訴吳玉,媽媽說十天后,給錢。

    吳玉高興抱著她轉圈,嘴里一遍一遍說謝謝老婆,謝謝丈母娘,然后聯系賣方的中介,定好,今天看房。

    半個月后,她給她母親打電話,問錢,她母親卻告訴她,錢讓她弟弟炒股虧了,現在手里一分錢都沒有,還說自己感冒了,問她手里有錢沒,給她拿一千元。

    放下電話,她哭了,她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她有哥哥,有弟弟,在母親眼里,她就是多余的,是最可以犧牲的。

    上學時,三個孩子中,她學習最好,哥哥不愛學習,母親哭著喊著讓去讀書,弟弟成績不好,母親借錢補課。

    她學習好,母親卻連學費都不愿意給拿,要不是父親做主,她恐怕連高中都念不了。別說考大學了。

    大學母親只拿大一的學費,剩下的三年,她完全靠自己的兼職、做家教,以及吳玉的貼補才讀下來。

    畢業后,進入私企上班,母親更是便本加利,每個月開資都有事,一打電話,第一句話就是開資沒,女兒呀家里的饑荒好像篩子眼,是呀,哥哥不上班,一家三口啃老,弟弟不務正業,每天想著怎么掙大錢,饑荒不就像篩子眼一樣嗎?母親每個月只給留200元,其余都拿走。

    結婚時候,一般彩禮三萬,五萬的,母親卻要十二萬,說是給她陪嫁回去,結果只給做兩床被褥。

    而婚后,為了還債,吳玉和他父母,拼勁全力。

    她覺得她在這個家是卑微的,雖然吳玉和他的父母沒說過過分的話,但,吳玉疲憊的神情和他父母嘆息,更像幾道枷鎖鎖在她的脖子上,她也在母親一次次敷衍中明白,母親從來就沒管過她是否幸福。

    隨著兒子的來到,她覺得吳玉和公婆對她越來越好,她也對公婆越來越孝順,對老公吳玉更是越來越溫柔,對兒子吳博更是給予很大希望。

    她以為母親會幫她這一次,本來就是她的錢,她和母親說好了,先資助他們倆把學區房買了,然后自己在慢慢的給她,母親滿口答應,隨后就變卦!

    她一夜沒睡,流了一夜眼淚,她不知道吳玉和公婆知道這件事后,會怎么想,孩子沒有了學區房,會上什么樣的學校。她不敢看吳玉醒來的眼神,天蒙蒙亮,她就悄悄出門了。

    她一邊走,一邊掉眼淚,她的眼淚滴了一路,融化了路上的冰雪。

    到了地方,天才大亮,她停在了她以前的地方,就是這些天,吳桂蘭一直占用的地方。

    看了一下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孩子才來上學,她坐在凳子上,眼睛有點疼,還有點困累,她靠在車子上瞇一會。

    她覺得她剛閉眼睛,就聽咣當一聲,她從凳子上摔在地上,屁股疼痛讓她覺醒,她睜眼一看,是吳桂蘭的車撞在自己車上,自己車上的火腿腸,雞蛋,小菜都掉在地上。調料醬缸歪了。撒的車里哪都是。

    劉夢雅瞪著通紅的眼睛看著吳桂蘭,吳桂蘭想要說對不起,可從嘴里說出來確是,誰讓你停在我的位置。

    你的位置?劉夢雅徹底被激怒了,她起身跑過去,一把拽開吳桂蘭,把她的車里東西都灌倒在地上,吳桂蘭過來打她,劉夢雅一把抓住吳桂蘭的頭發,和她撕打在一起。

    劉夢雅覺得心里有一個惡魔,她控制不住它。

    看著瘋子一樣失控的劉夢雅,吳桂蘭有點害怕了,她本來就是理虧的,她這些天占著劉夢雅的地方,分享著劉夢雅的資源,雖說心里不斷的給自己暗示,但,還是過不了心里那一關,做不到理直氣壯。

    今天路不好走,好幾次都要翻車,她心里憋著一口氣。

    這段時間,劉夢雅不斷地出幺蛾子,她沒辦法,只能隨著。

    昨天晚上回家細一算賬,不但沒賺錢,還賠了八百多。

    她挨累上火不算,還虧錢,這點本錢,都是借的。這樣看,還不如出力掃大街呢,好歹到號就開資。

    她不知道她要怎么辦?她有點后悔聽劉夢雅忽悠了。說一天能掙一百多將近二百,一個月就五六千,趕上她半年的工資了。

    她本來早出來半個小時,到了一看,劉夢雅已經在了,還占著她的位置,最主要劉夢雅閉著眼睛,靠在車上,看起來,幸福的不要不要的。

    她心中的氣就像巖漿一樣噴發出來,她推著車,想靠近那個位置,沒想到路滑,撞在劉夢雅車上。

    兩個打起來的女人,引得圍觀者阻塞了交通,一時間車堵汽笛鳴,行人拍照圍觀,嚴重干擾了學校正常秩序,沒辦法,學校的保安報了警。

    警察來了,拉開兩個雞飛狗跳的女人,問明原因后,說他們違反了城市交通管理條例,每人罰款五百元。鑒于他們兩個認錯態度較好,就不拘留懲罰了。責令他們兩個一個擺在學校的大門東,一個擺在大門西,路中間位置不許擺。

    吳玉在車上,看到有人發的抖音,點開一看,是劉夢雅和吳桂蘭的打架視頻,他立刻下車,打車來到劉夢雅那里。

    到的時候,正好看見警察在處理他們二人。

    劉夢雅的頭發亂了,嘴角的火泡破了,血跡順著嘴角流下來。眼睛通紅,含著眼淚,怎是一個慘字了得。

    再看吳桂英,頭上頂著一個半個雞蛋殼,蛋清順著臉向下滑行,臉上有抓破的血跡,配上腫起的上嘴唇,如果將脖子上的番茄醬再涂勻一下,實在是標致極了。

    劉夢雅拿出五張毛爺爺,像刀割自己心一樣難受,她努力仰頭,控制自己的眼淚。

    吳桂蘭拿出所有的錢,甚至到最后五毛錢的硬幣都籌上了,才交齊罰款。

    吳玉要帶劉夢雅去醫院,劉夢雅堅決不去。

    吳玉讓劉夢雅換個地方擺攤位,劉夢雅堅決不動,最后,她眼含熱淚,鏗鏘有力地對著吳玉,說,學校正門口人流量大,生意就比其他門口好的多,她就要在這個地方擺攤位,和吳桂蘭斗到底!

    猛抬頭,看見對面的吳桂蘭,他們倆隔著川流不息的人群,隔著路上的車輛,隔著彼此的眼淚,像長頸鹿那樣伸著脖子,瞪著眼睛,怒視對方。恨不得用眼神殺死對方。

    吳玉沒辦法,只能安慰她幾句,然后去上班。

    劉夢雅沖著吳玉的背影,低聲說,老公,謝謝你,還有對不起!

    吳玉停頓一下,沒回頭,沒說話,慢慢抬腳走了。

    這一天,對劉夢雅來說很漫長,她流著淚,整理自己車內物品。

 

 

    下午,劉夢雅去接孩子,卻被告知,孩子中午,就被他父親給接走了。

    劉夢雅推著車,回到家,上樓,開門進屋,就聽見一陣歡歌笑語,她的婆母和她的兒子吳博正在做游戲。

    而老公吳玉正和他公公在一旁抽煙說話,看見她進屋,公公立刻閉嘴,不在言語,而婆婆看了她一眼,淡淡說句回來了,也不再說話。            

    屋子里氣氛有點緊張,劉夢雅感到一絲壓抑。

    她看了吳玉,說,爸媽來了,我在去買點菜。說完轉身要走。

    老婆,吳玉開口叫住她,那個,爸媽一會有事,得馬上走,就不在家吃飯了。那個,博博放假了,去我爸媽那里住一段時間,我要出差一段時間,你自己在家,照顧好自己!

    在劉夢雅還在發傻時候,家里已經沒人了。

    當夜幕降臨,劉夢雅還在客廳的沙發上傻坐著,她沒有開燈,當所有的聲音自耳畔退卻,腦海剩下的只是徹頭徹尾的虛空。她覺得自己的心被孤獨包圍,她覺得平時看起來很小的房子,現在卻讓她感到空曠的窒息,這種窒息的疼痛讓她無處遁身。她知道這是婆家給她一個眼罩帶。

 

 

    吳玉做夢都沒想到會看見這樣和諧的場面,他出差一個月回家,看見的是客廳里鋪著很多小墊子,沙發靠在墻上,頂上豎著一個黑板,上面寫著錢,錢,錢,你不理財,財不理你!

    下面畫著大大的金字塔,從一個小人,發展到若干個小人,有陽光照進來,照在黑板上,吳玉覺得那些小人都活了,一張臉上沒有眼睛和鼻子,只有一張大嘴,喊著:錢!!!

    吳玉看到劉夢雅眉飛色舞的說著,看見五個臉上掛滿艱辛的婦女和三個老頭,像小學生一樣坐在墊子上,目光中或疑慮或興奮。更多的是快活。吳玉認識他們,上班的路上常看見他們,賣包子的,賣餡餅的,賣炸雞的,賣熟食的,還有一個賣鞋墊的。

    那三個老頭有兩個是上訪專業戶,其余一個是修鞋的。

    吳玉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雖然心理不快,仍微笑著向他點頭致意。

    這時,他看見劉夢雅昂首挺胸,一句接著一句大聲喊:只要相信奇跡,奇跡就會發生。有一句話說的是“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其實不是的,我們的命運,一半握在上帝手里,一半可以由自己創造。

    財富屬于勤奮的人,你不理財,財不理你!

    人不怕窮,就怕不改變!千遍萬遍不如自己去改變!

    與其讓生命生銹,不如讓生命發光發熱。

    讓我們一起扼住命運的咽喉,改變自己的命運。

    這幾個人居然也能爆發雷鳴般的掌聲,吳玉聽傻了,最讓他懵的事情還在后面,吳桂蘭居然上前抱住劉夢雅,然后豎起大拇指:劉總棒棒的!

    幾個人也跟著喊劉總棒棒的!

    劉夢雅站姿標準,接受幾個人的贊美!

    等他們前腳走,吳玉放下行李箱,就被一臉喜洋洋的劉夢雅拽進臥室里,劉夢雅兩眼放光,神神秘秘告訴吳玉,說她找到了一條發大財的路,只要和她一起,堅定信心,沿著這條路一直走下去,不發財比登天還難!

    吳玉問發什么財,走什么路?還有她和吳桂蘭怎么回事,她記得那時候她倆跟殺父仇人一樣。

    經過半個小時的了解,吳玉終于從劉夢雅嘴里知道了所有事情,劉夢雅自從他走后,第三天開始就加入W保健品公司,而發展她的人就是吳桂蘭,她作為吳桂蘭的直銷下線。她說的想不發財都難的發財之路,就是跟著吳桂蘭去做W公司的保健品推銷!

    吳玉早就聽說過W公司的保健品,吹得神乎其神,包治百病!他們單位的人,罵人傻時候,就會說你吃W公司保健品了。

    他做夢沒想到自己的妻子會成為W保健品的推銷員。

    吳玉騰地在床上坐起,居高臨下瞪著眼睛看著劉夢雅,W保健品公司就是靠拉人頭,上線發展下線。就是國家嚴打的傳銷團伙,你跟著吳桂蘭做下線,最終的結果,就是被警察抓起來,到時候雞飛蛋打!

    劉夢雅也坐起身,瞪著吳玉,用手指著吳玉,不懂你不要亂說話,我們W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保健品生產基地,有自己專門的綠色莊園,更重金聘請全球頂級科學家研制保健品,我們的產品經過國家審批的。公司注冊資金就高達一千九百多億美金。我們的營銷模式也是經過世界頂級經濟學家設計的,不僅透明度高,而且人性化,在這里,大家一律平等,只要你肯干,就沒有不發財道理。我聽說一個做保姆的大姐,現在是區域大經理,年薪五百萬!

    吹吧,你使勁吹!吳玉伸著脖子,瞪著眼睛湊近劉夢雅,你跟著一個掃大街的,從此走上財富巔峰!

    機會面前人人平等,選擇大于努力,人的一生不在于奮斗和拼搏,而在于選擇!不是有句話嗎,跟富翁在一起,發財是早晚的事兒,跟領導在一起,當官是早晚的事兒,我現在選擇W公司做,年薪五百萬也是早晚的事兒。

    給你看個東西,劉夢雅從床頭柜里拿出一本印刷精美的畫冊,遞給吳玉。

    吳玉接過來,初略翻看一下,全是以王婆賣瓜自賣自夸形式,講述成功人士富裕的生活,私家飛機,海上郵輪,豪宅,美女,帥哥,好像只要搭上W公司這趟車,就能到達財富巔峰!走上想不發財比登天還難的康莊大道。

    后面幾頁是公司產品簡介,價格高的離譜,一瓶具有空氣清新作用的噴霧,售價壹佰玖拾捌元。一瓶洗潔精二十元,據說能洗凈一切農藥殘留,洗面奶五十元,據說能消除臉上的一切雜質。面膜一片五百元!據說是某個明星專用,專門去除魚尾紋!

    聽著劉夢雅介紹,吳玉的心里,一陣陣悲涼。

    吳玉不想看了,這些物品的價格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看著劉夢雅,老婆,W公司的物品價格這么高,我們根本就沒有用這些物品的人脈呀。你想過沒,這些東西你要賣給誰?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這個世界不是有錢人的世界,也不是無錢人的世界,它是有心人的世界,認定的事,就用心去對待,內心強大,勇往直前,改變自己環境,就會成功!劉夢雅舉著自己右手,大聲喊道。

    看著此刻的劉夢雅,吳玉大聲說,你放屁!告訴你不許做!

    劉夢雅大聲喊道:你才放屁,你看看人家成功人士過的什么生活,看看我們,我告訴你,我做定了!還不怕告訴你,我現在已經是部門經理了。再努力一下,就是總經理,然后是總裁,接著就是區域經理,最后到總公司去工作!掙年薪,遨游世界,把我兒子送國外留學!

    吳玉看著劉夢雅,聽著劉夢雅宏偉藍圖,他目瞪口呆!不知道該說什么!

    早晨吳玉起床后,在屋子里沒看到劉夢雅,他以為劉夢雅出去買早餐了,就看著財經新聞,新聞演完后,快要遲到了,劉夢雅還沒回來。

    吳玉憋不住了,他打電話給劉夢雅,劉夢雅卻告訴他,自己去參加培訓了,下午回來。讓他自己買點早餐對付一頓。她下午回來買菜做飯。

    晚上吳玉下班回家,家里冷冷清清。

    吳玉打電話給劉夢雅,劉夢雅接通后,只說一句話,忙呢?就掛斷了。

    吳玉再打,劉夢雅接通,不是說了忙著呢,你自己下點面條吃吧。說完掛斷電話。

    吳玉中午有事,沒吃上飯,早晨生氣也沒吃,滿打算下班回家劉夢雅能做好飯菜,可現在連個人影都沒有,他餓的前腔貼后背了。他費勁的從沙發上站起來,踢踢踏踏的來到廚房。

    廚房是狼藉一片,昨天晚上做菜剩下的邊角余料都在,就像一個雜貨鋪,橫七豎八碗筷泡在水池子里。地下瓷磚上大蒜皮,剩飯,剩菜,還有撒的醬油,讓人有一種進不去屋下不去腳的感覺。吳玉小心翼翼的踩在地上,打開冰箱,冰箱里除了一股刺鼻的餿味外,幾乎什么吃的都沒有,到是有一大卷據說能去除冰箱異味的衛生紙。

    關上冰箱門,吳玉再一次四處搜尋,拿起所有的方便袋,總算在快要絕望的時候,找到了一點面條,吳玉最后決定就著半袋蒜蓉辣醬,半根大蔥,吃了再說。現在填飽肚子才是硬道理。

    拿過鍋,不干凈,刷鍋。拿過暖壺,空的。燒水。然后找碗,沒有干凈的。刷碗。找筷子,水池里有,拿出一雙,洗干凈。

    等吳玉把面條吃到嘴里時候,餓勁早就過了。他滿臉大汗,虛浮無力。似乎經歷了九九八十一難。等吳玉吃完,再次回到客廳沙發上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了。劉夢雅還沒回來。吳玉決定等著回來。

    快到十一點時候,傳來開門聲音,劉夢雅走進來,看見吳玉,先是一愣,然后笑著說,老公,有飯沒,餓死我了。

    有,在廚房呢,你去吃吧。吳玉說完,進臥室。關上門。

    門被猛地推開,劉夢雅沖了進來,你什么意思,飯在哪呢?

    你問我,我問誰?吳玉大聲喊道。不是你說下午就回來做飯嗎?現在幾點了你才回來。

    我告訴你吳玉,別蹬鼻子上臉,下午正好有一個糖尿病人,吳姐認識他,就一直勸他買我們的產品,這個人從開始拒絕到現在有意向買我們產品,他要是加入了,這個業績就算我的,我就能按八個點提了,就能有五百元。我也是為了這個家在拼搏,憑什么飯就得我做,家務我一個人干,又不是我一個人家。

    吳玉冷冷看著劉夢雅,沒吱聲。

    劉夢雅看著頭頂的節能燈。女人呀這輩子太不容易了。你漂亮吧,說你是紅顏禍水;不漂亮吧,說你沒有魅力;想掙錢吧,說你不顧家;不能掙錢吧,老公全家都瞧不起你!

    吳玉冷冷看著劉夢雅,你胡說什么!

    我有沒有胡說,你心知道。這些年我一直都知道!哎,算了,說多沒意思。以后,我不在家,你照顧好自己和兒子。

    沒你我們爺倆還不活了!

    女人呀到什么時候,都得經濟獨立呀。只有經濟獨立了,才能活得硬氣。劉夢雅自言自語。

    滾外邊獨立去,我要睡覺了,明天還要上班呢,哦,對了告訴你一件事,明天我爸把孩子送上回市內車,十點多能到市內,你去北站接一下兒子,早點去,我明天單位大檢查,不給假,你千萬別忘了。千萬別忘了!

    劉夢雅起身,走出去。

    吳玉看著劉夢雅出去,拿出手機,想給劉夢雅點一份外賣。

    他聽見劉夢雅對著衛生間的鏡子,大聲喊道:我肯定能成功!你是最棒的劉夢雅!直至喊了十遍才停下來。

    吳玉氣的用枕頭捂緊耳朵!

 

 

    早起坐在車上,吳玉頭昏腦漲,他覺得這種日子太痛苦了,他懷念以前三口人在一起快樂時光,早晨有溫暖的早餐,晚上回家兒子開心,媳婦高興,房屋窗明幾凈。廚房干凈清爽。他一定要和劉夢雅好好談一次,就算為了兒子。

    忙了一上午,總算把檢查團送走了,吳玉顧不上吃飯,他太想他兒子了。下午他打算好好陪著兒子和劉夢雅。

    他打電話給劉夢雅,打通,我在忙,劉夢雅不耐煩語氣傳來。

    兒子呢?在你身邊嗎?吳玉忍住脾氣。

    什么兒子?劉夢雅不解的語氣。

    吳玉腦袋嗡的一下子,血往上涌,眼前發黑,他深吸一口氣,咬著牙說,我昨天晚上不告訴你,今天我們兒子坐車回來嗎?不是讓你十點多去北站車站接一下嗎?

    我忘了,我的媽呀!劉夢雅哭喊的聲音從電話里傳過來。

    吳玉立在原地傻了片刻,他惱火之極,恨不能從手機里一把把劉夢雅抓到眼前,他看了一下表,快十二點了,一個多小時了,孩子還在北站嗎?他拿起外套,瘋了似的跑出來,坐出租車來到北站。

    他站內站外各個角落找個遍,沒有兒子吳博的身影,北站的旅客都好奇看著一個沙啞著嗓子,滿臉是汗,帶著哭聲的男人,瘋狂的在喊一個名字。

    吳玉覺得一陣陣頭暈,他扶著欄桿站住。淚水流下來。

    他看著北站川流不息的人流,機械喊著兒子吳博的名字。他希望他的兒子從哪個小角落里跑出來,一下子抱住他的大腿。揚起笑臉說,爸爸你怎么才來,我都等你很久了。

    他心里已有不好的準備,眼前浮現很多畫面,有兒子被拐走賣到深山里的,還有吳博被打殘了,跪在街邊乞討的,甚至有吳博被摘除腎臟,心肝的。他甚至聽到吳博在喊,在喊爸爸救命!吳玉不敢想了,他感覺腦袋嗡嗡的。他更不敢想沒有孩子以后的生活。他不敢想父母知道兒子沒有以后,會怎么樣,他想到了一個詞,叫家破人亡。他覺得頭暈目眩。

    老公,劉夢雅從出租車里下來,看見這樣的吳玉,她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吳玉,眼睛通紅,流著淚,沙啞著嗓子,瘋子似的喊著兒子的名字,她害怕了。她更后悔了,不該聽吳桂蘭的話,陪那個人去醫院,一忙起來,就把兒子的事給忘了。

    吳玉看著劉夢雅,這個他愛了十五年的女人,寵了十五年的女人,現在這張臉,如此陌生。

    老公,我錯了,你打我吧,劉夢雅哭著拿吳玉的手打自己的臉。

    別鬧了行嗎?我很累!吳玉不愿意再看這張臉,轉身就走!

    劉夢雅大聲說道,老公對不起,說完就往快車道上走。

    吳玉上前一把拉住她,劉夢雅跪在地上,雙手捂臉,撕心裂肺的大哭。

    吳玉愣了愣,看著劉夢雅,劉夢雅的雙手,在明亮的陽光下,粗糙的像揉皺的報紙,三十多的年紀,頭頂上竟然有許多白發,衣服也是很舊款式,失去了鮮艷的亮澤。而身上沒有一件像樣的首飾。

    吳玉第一次感覺到自己作為一個丈夫的失敗。劉夢雅和自己過這么多年,沒有享受過什么。

    幸福,風里來雨里去,一年三百六十天在外面出攤位。自己開的工資都存起來,一切家用都由劉夢雅來負擔。她從來不在外面買一點東西吃,就是買保健品這段時間,再晚也回家煮點面條吃。

    想到這,吳玉情不自禁地說:起來老婆,走,回家。

    劉夢雅哭的不能自抑,她狠狠打著自己的耳光,老公,我錯了,我不該干這個保健品。我太想掙錢了,我們的錢讓我弟弟炒股虧了,孩子的學區房買不上了,我上火呀,我因為這個錢,十年呀,我一直活得很卑微。你和你爸媽那天給我臉色看,我想了一夜沒睡。

    你胡思亂想啥呀,那天你打架了,身體不好,我爸媽為了讓你好好歇一歇,才把孩子接走的。我同學搞了工程,讓我去幫助設計一下,然后給我點錢,我又跟他借一些,籌夠孩子的學區房首付,我回來想要跟你細說,你卻給我那么大驚喜。本來今天我想著下午帶你和孩子去吃點好吃的,順便和你說一說。誰知道……

    劉夢雅聽后更是大哭不止,對不起老公,我誤會你了,都是我的錯,如果兒子找不到了,我也不活了。

    吳玉看著劉夢雅,伸出雙手拉起她,緊緊抱在懷里。

    劉夢雅拿出電話要報警,正好有一個電話打進來。

    吳玉接通電話,電話里傳來一個聲音,喂,我是正昌小學交通崗的交警,你兒子說你在這附近賣貨,找不到你了。

    媽媽,你在哪呢?我怎么沒看見你!吳博聲音順著電話傳過來。我在你賣貨這個地方呢?

    兒子不要亂跑!媽媽和爸爸馬上就到!馬上就到!謝謝你!謝謝你!!

    老公,我明天就出攤,兒子知道去那里找我!

    好!今晚到家,我把車給你好好收拾一下。

    一會兒,咱們一家三口一起去看學區房!


下一條:漂亮的火車站

排列5 360彩票 安全购彩大厅双色球 澳客网竞彩比分直播 极速十一选五 38体育即时比分网 浙江20选5 官方69棋牌游戏大厅 天津快乐10分 qq麻将大众馆规则 qq竞彩比分直播 足球指数中心